我国应急安全体验场馆的建设现状分析

2020-03-09 20:24
浏览次数:299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指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安全需求在其中占据重要位置。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物质条件的改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日益增长,对应急和安全知识的需求更加迫切。

2003年“非典”事件之后,我国开始加强应急管理体系的建设,应急科普工作随之步入正轨。2005年国家印发《应急管理科普宣教工作总体实施方案》,以国家总体预案为核心,应急知识普及为重点,典型案例为抓手,按照灾前、灾中、灾后的不同情况,分类宣传普及应急知识。2006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全面加强应急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加强应急管理科普宣教工作,把公共安全和应急防护知识纳入学校教学内容,新闻媒体无偿开展公益宣传,充分运用各种现代传播手段,扩大应急管理科普宣教工作覆盖面。2016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以及各有关部委分别下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意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防灾减灾救灾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安全生产“十三五”规划》《关于加强全社会安全生产宣传教育工作的意见》《加强新时代防震减灾科普工作的意见》《国家防震减灾科普教育基地认定管理办法》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多次部署应急科普工作并提出明确要求,其中体验场馆和体验教育成为高频词汇。在政府的引导下,体验式应急安全教育以其高效的教育效果已逐渐得到社会的认可,全国应急安全体验场馆如春笋般成长起来,成为应急科普工作的重要内容。                                                               

应急管理部宣教中心主任何国家,在南京咸亨赛孚城考察应急安全体验馆建设情况
我国应急安全体验场馆建设欣欣向荣

       体验馆理念进入中国时长较短,目前应急安全体验场馆的建设进入到集中快速发展的时期,场馆形式和内容呈现多样性,经营模式处于探索阶段。现从场馆形式、内容设计、面向对象、建设主体和运营模式等方面将我国应急安全体验场馆分为以下5类:

       政府投资建设的重大灾害纪念馆

       此类场馆数量不多,但规模和影响力较大,一般都是政府投资建设的公益性场馆,场馆以展示灾难情况为主要内容,具有纪念、展示、宣传、教育、科研等功能,主要承担爱国主义教育、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防灾减灾知识普及、科普研究、对外形象宣传等任务。如“5·12”汶川大地震纪念馆占地14.2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280平方米,真实记录了“5·12”汶川特大地震灾难、抗震救灾以及灾后重建的辉煌历程,是地震灾害研究基地和世界级地震科普教育基地。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纪念馆按照“原真保护、艺术再现、尊重逝者、鼓舞后人”的建设思路,在灾情最为严重的三眼峪冲击口与白龙江堰塞湖的交汇处修建,反映舟曲人民和救援大军万众一心、团结一致的抗洪救灾精神,展示救援人员无私奉献的精神和满怀感恩的舟曲情怀,展现舟曲灾后恢复重建和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另外,诸如唐山抗震纪念馆、玉树州地震遗址纪念馆、盐城抗击“6·23”特大龙卷风纪念馆、鲁甸地震纪念馆、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等均属于此类。迅速发展的综合性应急安全体验场馆此类场馆一般由地方政府支持,委托第三方兴建,内容包括消防、交通、地震、台风、应急救护、石油化工、建设施工、家庭应急、劳动保护等应急领域的多个方面,并免费向社会公众开放。此类场馆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近年来增长最为明显。北京市2005年投入使用的海淀公共安全馆建筑面积为10300平方米,包括安全生产、环境安全、社会治安、消防安全、地震灾害、禁毒教育、人民防空、信息安全等十三个展区;投资近1亿元兴建的深圳市安全教育基地占地面积9380平方米,以实景模拟的形式向广大参观者宣传安全知识技能;南昌市安全生产宣传教育警示基地占地2600平方米,采用实景模拟、互动体验的宣教方式,普及常见的事故隐患和应对措施;宁波市斥资2800万在核心地区建设了以应急科普为主要内容的公共安全宣传教育基地。据了解,近年来很多地区都将建设体验式应急安全场馆列入下一步工作计划,预计此类场馆数量还将呈现高速增长。

在上海市公共安全教育实训基地,学生们正在学习地铁应急逃生知识

数量庞大的专业性应急安全体验场馆

目前,此类场馆数量最多。消防类体验场馆起步早,占比最高,但场馆普遍较小,且部分建在消防救援队实训基地中,公众参与程度较低。以浙江为例,据不完全统计,浙江省各类公益类体验馆共160余座,其中消防类的120余座,占比达到75%。

地震类体验场馆。此类体验馆以地震灾害的成因、自救互救、灾后救援等为主要内容,大多在地震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建设,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建成国家级防震减灾科普教育基地113个(中国地震局认定),省级防震减灾科普教育基地558个(各省级地震局认定)。本次调研走访的山东潍坊市金宝防震减灾科普馆就属此类,场馆由潍坊康平工程地震研究所和潍坊金宝乐园有限公司共同发起创建,以金宝乐园有限公司投资为主,政府财政补贴为辅,场馆建筑面积2350平方米,建设在金宝乐园国家4A级景区内,免费对入园游客开放,充分利用旅游资源吸引社会民众学习,实现地震科普教育的同时,又能为金宝乐园增加旅游项目,实现互利共赢。

建筑类体验场馆。近年来,北京、广州等城市将安全体验培训作为建筑工人上岗前的必经程序,建筑类安全体验培训基地数量呈猛增趋势。以北京为例,2016年以来,北京市住建委全面推广体验式安全培训教育,连续下发了《关于推广体验式安全培训教育的通知》(京建发〔2016〕73号)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建筑施工安全生产体验式培训教育工作的通知》(京建发〔2017〕68号)两个文件,明确要求将体验式安全培训教育作为一项重要内容纳入企业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制度,列入年度教育培训计划,要求相关部门将体验式培训教育情况作为一项重要检查内容。在此项工作的推动下,北京各大建筑公司基本都建设了安全体验基地,其中约1/3在项目工地现场开设了体验式安全培训项目。

在深圳中国电建培训学校,工程管理人员在通过VR体验事故及应急措施

交通类体验场馆。交通安全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作为事故总量最多的交通安全最适合开展全民的应急安全体验式教育,但是交通类的专业体验场馆数量并不多,但也有些个例值得关注。青岛交运集团将一个百年老汽车站打造成融乘车、安全宣教、互动体验为一体的“汽车站与交通安全体验馆”,为交通类安全体验馆提供了新思路。浙江金华交通安防体验馆设在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内有序厅、交通认知区、互动体验区、事故警示区和3D影院,主要具备交通安全宣传、模拟驾驶体验、交通违法危害警示、安全逃生、交通安全测评、电信诈骗宣传等功能。

校园体验场馆。在应急系统和教育系统的联合推动下,部分地区将应急安全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列入学生实践内容中。上海市架构了市、区、校三级公共安全教育体系,将安全教育融入小学、初中、高中学生必修或选修课中,由政府投资4.3亿兴建东方绿舟上海市公共安全教育实训基地,各区建立各具特色的应急安全体验场馆,在有条件的学校布置若干安全教育教室和基地,针对四类突发事件开展安全实训教育,提升学生的安全意识和生存技能。山东省潍坊市中小学生示范性实践基地直属潍坊市教育局,建设地震体验馆、消防体验馆等100多个实践活动场所,对小学六年级至初中二年级学生实行为期一周的全覆盖教育,每年接待5万多名中小学生参加实践活动。此外,还有部分地区在学校建设了体验式教育设施对学生进行教育,仅在浙江省温州市就有温州龙湾中学生命安全教育体验馆和鹿城区学生实践学校两个学生体验基地。

  青岛西海岸新区应急安全体验教育基地,青少年体验高楼逃生缓降器使用

社区类体验馆和大篷车移动式体验馆。

        此类体验馆规模不一、数量较大,更贴进群众的特性,有效填充了大型综合体验馆的空白,扩大了应急科普的覆盖面。如青岛市高邮湖路社区投入资金40余万元,建设了面积约80多平方米的安全体验馆,分家庭模拟灭火体验装置、智能型厨房火灾隐患排查体验装置、酒后驾驶模拟系统、家庭逃生演练室等四个部分,聚焦居家安全和日常安全知识,增强居民安全意识,提高安全隐患排查能力和逃生能力。大篷车移动式应急安全体验馆突出了轻便、快捷、灵活等特点,不仅能够较好地解决了建设大型体验场馆所涉及的资金、场地、维护等问题,还能提升设备周转利用率和科普范围,有效提升民众的应急素养。

积极探索的民营应急安全体验场馆

        近年来,政府对应急宣教工作的重视和人们日益增长的安全需求客观形成了良好的市场预期,部分私营企业也纷纷拓展此类业务,推出应急安全体验场馆、设备以及培训等内容。山东省青岛市西海岸新区应急安全体验教育基地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由青岛海丽雅集团投资2450万元建设,基地为半公益性质运营模式,内设消防安全教育体验区、自然灾害体验区、交通安全教育体验区、安全生产体验区、校园安全教育区、红十字会医疗救助教学区、禁毒教育基地、人民防空体验区及素质拓展区等9大版块。基地探索出了一条政府和企业融合发展的路子,政府每年补贴经费200万元左右,其他费用由企业负责,运营模式除日常参观外,主要源于基于场馆的培训业务。咸亨国际赛孚城由浙江咸亨国际通用设备有限公司建设,是集应急科普、应急装备展示与体验、应急文化传播等功能于一体的公共应急安全教育中心。该场馆目前基本实现了产业化运营,并向武汉、南京等地快速拓展,形成初具规模的应急安全教育全国连锁机构。总体上看,一些民营企业看到了这块市场的潜力,正积极探索,但总体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政府的引导和扶持。

朝气蓬勃的儿童教育体验馆

       近年来,中国儿童教育市场保持较快发展,市场规模和潜力巨大,应急安全教育作为儿童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位于浙江省温州市的梦多多小镇儿童社会体验公园从运营模式方面较为成熟。该小镇由森马集团将旧厂房改造而成,总占地6000m2,投资5000万,涵盖了儿童生命安全教育体验、军事仿真体验、社会职业体验、生活技能体验、运动休闲体验等八大主题,共设立40多个体验店,70多种体验职业,学生通过实践活动,寓教于乐,有助于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

 

北京朝阳公共安全馆,公职人员组织学习应急逃生绳结方法

       梦多多小镇儿童社会体验公园开业以来得到市场的高度认可,198元的门票并未阻挡家长和孩子们的热情,2016年便接待200万人次,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儿童社会体验公园带来的人流量大大提高了周边商铺的收入,使小镇整体经济发展情况不断向好,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此外,发展较为成熟的地区还有专为3-12岁少年儿童设计体验公园,立足打造由少年儿童自主管理的儿童城市,具备安全系统、管理系统、金融系统、社会服务系统等,通过儿童模拟消防员等职业,让孩子在游戏中学到应急知识。目前该场馆在北京、天津、成都、青岛等地相继开业,正处于快速扩张阶段,市场反应良好。

正视问题 寻找对策

      目前,体验式应急安全教育虽引起社会重视,但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应急安全体验场馆运营模式、建设标准都还不成熟,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一是应急安全体验场馆目前仍处于发展初期,国外发达国家的科普场馆多是参与型、演示型和体验型,而我国大部分还是传统陈列式,不适应社会对应急知识的需要。二是政府投资建设的综合性应急安全体验场馆普遍存在重建设、轻运营的问题,后期运维和管理跟不上、内容更新不及时导致公众参与积极性不高。三是场馆建设标准和规范缺失,部分场馆由于投资所限,展示体验内容单一,高水平、内容新颖、特色鲜明的体验场馆较少。四是场馆运营能力不足,有较强运营能力的专业公司数量不足,专业能力不高,运营和服务质量影响了民众参与积极性。五是专业性应急安全体验场馆除地震、建筑和消防外,其他行业缺少行政引导和激励,仅依靠市场自发形成,发展较为缓慢。六是体验式培训并未列入工人岗前培训和国民教育内容中,体验场馆运营后劲不足。

       针对发现的诸多问题,建议采取以下措施解决:一是加强政府引导,出台关于推进体验式应急安全教育的指导意见,指导推动应急安全体验场馆科学发展;二是与科协联动,形成合力,推动应急安全体验场馆与现有科技馆融合发展,在科技馆中增加应急安全体验教育内容,节省开支,提高场馆的利用率;三是与教育、人社等部门联合推动将体验式应急安全教育纳入中小学教育、高危行业职业教育和农民工技术培训内容;四是充分利用全国“防灾减灾日”、“安全生产月”、“消防宣传周”等活动节点,在应急安全体验场馆开展公众开放日、科普讲座、文化沙龙等活动,强化场馆公益科普属性;五是积极推动应急安全体验场馆纳入国家综合性减灾示范县和国家安全产业示范园区创建工作中,鼓励引导社会力量投资建设应急安全体验场馆;六是充分发挥应急安全体验场馆文化教育和体验式旅游的特性,结合特色文化产业发展和文化旅游等相关方针政策,积极推进将此类场馆纳入文化和旅游产业发展中,拓宽应急安全体验场馆的发展空间;七是线上线下结合,推动建设网上体验式应急安全馆。

       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应急科普是提升全民科学素质的重要内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随着应急管理部的成立和人民群众对安全需求的日益增长,迅速发展的应急安全体验场馆承载着提升全社会应急素养的重要使命,相信随着国家对应急管理工作的逐步重视和科学引导,应急安全体验场馆会迎来更加健康快速的发展,真正成为提升全社会应急处置能力的重要载体,成为造福社会的重要力量,通过不断加大防灾减灾知识普及力度,我国应急科普事业将会实现新的发展。

上海市公共安全教育实训基地,高空营救体验

作者:应急管理部宣传教育中心 岳勇华 何国家